暑期兼职帮公司注册软件 上百大学生陷校园贷纠

暑期兼职帮公司注册软件 上百大学生陷校园贷纠

时间:2020-01-21 10:1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校园贷”是专门针对学生的一种贷款,一直宣称低利率、低门槛,只要一张身份证、一本学生证,再填写一些个人信息,就能迅速拿到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的贷款。然而在这低门槛的背后,也带来了很多问题。目前,安徽合肥就有上百名大学生,陷入了“校园贷”的纠纷。

  网贷客服:(欠款)两万五到现在一分钱都没还,四五个月了,就是说现在要还的话,将近两万九千五百元。

  记者:如果不还怎么办?

  网贷客服:如果不还,叫他别念书了,我们直接去学校逮着他,把他抓出来。

  最近几个月,合肥某高校的大二学生小文几乎每天都会接到类似的催款电话和短信,他告诉记者,这是一家要债公司帮一个“校园贷”平台要钱的。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文:短信一天都会收到好多条。然后电话一般都是上午打,上午打说你今天下午必须给我还掉。到下午那个点之后,你不还的话,他也会打电话,他说你到底还不还,不还我就联系你父母,联系你朋友、家人,让他们帮你还款之类的。

  记者了解到,像小文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目前仅在合肥市,至少有一百多名大学生遇到了类似情况。在这份小文提供的统计名单中,每位大学生在校园贷平台的欠款,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

  据小文介绍,这份名单并不完整,还有不少学生遇到了类似情况,但不愿说出来。记者根据这份名单,联系到了另外几名大学生。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静:优分期是买了一个苹果6s手机,还有一个是名校贷,是直接贷款25000元。平台上显示信息是我们贷款,但我们根本都没有拿到这些钱。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玉:我来贷、优分期,还有名校贷,一个贷了4000元 一个贷了一万,还有一个也是4000元。这些钱对方公司打到我们银行卡账户上之后,他们就要求我打到到他的卡上,或支付宝转给他,这些我们都有转账记录。

  泄露个人信息 惹来一身欠款

  记者了解到,目前合肥市接到这些催款电话和短信的高校学生有上百人,他们都在校园贷平台有欠款,然而这些欠款并不是学生自己贷的,而且贷出来的钱,他们也都没有拿到。

  记者了解到,这些欠款的学生大多家庭条件一般,在寒暑假期间找兼职时,通过校园里的广告,找到了一家安徽东腾科技有限公司。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玉:在他们公司工作了两天左右,他们就让我们帮他注册软件,帮公司刷业务量,说是刷单。

  所谓的帮忙注册软件,其实就是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提供给公司,公司利用这些信息到各大校园贷平台注册账户。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玉:一开始我拒绝,他说必须每个人都要做,如果你不做的话,这几天的工资没有,你现在就可以走了。考虑到暑假工比较难找,我就答应了。

  记者了解到,在注册账户的时候,公司负责人曾和部分学生签过一份协议,表示会利用他们的信息去贷款、或者分期购买手机,但所有欠款由公司偿还,不会对学生造成任何影响,并且公司还会给予学生几十到几百元的好处费。一些学生认为,这只是使用自己的信息,并且还能拿钱,就答应了公司的要求。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文:(公司)讲你帮我干(注册账户),一天我给你几十块钱,然后很多人都是注册过后,给了几十块钱他们就走了。还有很多人注册之后,他就会讲一句对不起,这个东西没有注册成功,一分钱都没拿。

  听了公司负责人的介绍,这些学生认为,虽然把个人信息交给了公司,但不用自己掏钱,即便以后出了问题,也就是信息泄漏,不会有实际的损失。

  最终,约有一百多名大学生向该公司提供了身份证、学生证、父母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并现场拍摄了自己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在几家分期贷平台上注册了账户。在注册账户的同时,学生们还办了一张银行卡,并把卡和密码都交给了公司。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麻烦很快就来了。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玉:直到今年10月份的时候,贷款公司给我父母打电话,我父母通知我,我才知道我在三个平台中共借了两万块左右的欠款。

  接到催款电话,这些学生才发现,自己名下都出现了好几万元的欠款。于是他们找到了原来那家公司的负责人,起初对方还承诺,从这些校园贷平台借的钱由他来还,但后来,不但欠的钱没还,对方人也找不到了。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文:现在我们已经联系不到他了,找不到这个人。去公司公司没人,打电话不接,发短信发微信从来都没回过。

  警方正式立案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自己的信息被人利用,在校园贷平台进行贷款、分期购买手机,自己成了欠款人,而公司的负责人又联系不上,学生们赶紧向警方报了案。

  学生们告诉记者,所有通过校园贷平台放出来的钱和手机,都被安徽东腾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王冬冬拿走了。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文:没有任何一分钱被我们拿来花了,手机也没到我们手上我们也没用过。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静:如果说我自愿贷款,那些钱根本都没有拿到我手里,我为什么要帮别人去贷款呀?

  记者从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也了解到,从今年8月份起,他们就陆续接到多名大学生报案。

  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侦查员 孙肖:经过我们初步调查,该案共涉及全省29所高校、100余名在校大学生,涉及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深圳五个城市的15家网络贷款平台,涉案金额240余万。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这些学生把个人信息交给王冬冬之后,他们名下就在多个校园贷平台出现了借款,且大多逾期未还。

  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侦查员 孙肖:每个学生大概在两到三个平台办理了手机分期或贷款,有部分学生在七到八个平台办理了手机分期或贷款。一部手机,根据当时的市场价,大概在五六千块钱,最多的学生涉及到的金额大概在四五万。

  警方介绍,目前合肥市多所高校都有学生涉及此案,涉及到的校园贷平台多达十几家,情况复杂。但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本案涉及的所有平台发放的贷款、手机,最终都被王冬冬拿走,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他个人用掉了。目前,警方已正式立案,王冬冬也在外地被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当中。

  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侦查员 孙肖:目前王冬冬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我局刑事拘留,是否涉嫌诈骗或者其它罪名,我局正在进一步进行侦查。

  数百万欠款 应该谁来偿还?

  公司负责人王冬冬虽然已被抓获,但欠校园贷平台的钱,却是用学生的信息贷出来的,那么这些欠款到底应该由谁来还呢?

  学生们说,虽然王冬冬已被抓获,但这些校园贷平台仍然在不停地催他们还钱。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玉:就是走投无路,很失望、很沮丧。

  在这些学生发现名下出现贷款,找公司询问情况之后,安徽东腾科技有限公司跟部分学生签了一份协议,承诺所有的欠款他们都会按时偿还。然而学生们发现,这些钱不仅没人还,就连这份协议也有问题。

  合肥某高校大学生 小文:我们现在发现他这个名字(李佳)都是假的。

  安徽明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伍开春:公司这个负责人如果是刻意的通过这种方式,例如签假名或者是说不盖公章或者盖这个假公章的方式,与学生签订了这么一个协议,(如果)公司刻意逃避或者是规避不承认这个债务的情况下,如果涉及的学生比较多。公司通过这种方式,就不排除他通过这种刻意隐瞒事实真相的方式,对学生实施诈骗(的嫌疑)。

  同时,律师还认为,在这起案件中,学生要想免除自己的还款义务,除非他们能证明公司负责人王冬冬盗用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并且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这些信息去校园贷平台贷款。否则,学生就有义务归还这些欠款,但他们可以向王冬冬进行追偿。

  安徽明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伍开春:(如果)学生配合公司去到银行去开户,回头这个学生手持身份证或者学生证进行这个视频认证,那么他这一系列行为就是明知了公司利用他的个人身份信息,也征求了他的个人意愿去网络借贷平台进行贷款,那么由此所产生的债务,学生当然是有义务进行偿还的。至于他与公司之间是如何约定,他们之间有协议,回头你可以通过跟公司协商,也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去进行追偿。

  然而,警方经过调查发现,王冬冬名下已经没有任何财产,很难偿还在校园贷平台的欠款。

  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侦查员 孙肖:经过我们调查,王冬冬名下也没有任何财产。我们现在正在做其家人工作,希望其家人能帮助王冬冬偿还这些平台的欠款。